阜新蒙古族自治县| 紫云| 胶州| 召陵| 围场| 横山| 泸州| 鹰手营子矿区| 三河| 台前| 小河| 郾城| 阿荣旗| 房山| 汉口| 秀山| 柯坪| 兴海| 广灵| 疏附| 岳西| 济阳| 陕县| 上虞| 融安| 修武| 无为| 邵阳市| 白沙| 仁化| 赣榆| 八公山| 德清| 周口| 密云| 凤台| 天峨| 独山子| 宣化区| 黄平| 潜江| 三明| 龙胜| 富阳| 孝义| 五莲| 略阳| 广丰| 绥宁| 大渡口| 榆林| 红岗| 宿州| 宜君| 德昌| 靖江| 仁布| 墨玉| 武汉| 芜湖市| 自贡| 潮州| 武胜| 涞水| 正定| 沁县| 桑日| 镇巴| 关岭| 融水| 任县| 武夷山| 桂阳| 罗源| 台州| 庄河| 进贤| 金川| 丹徒| 府谷| 济阳| 资兴| 澳门| 忻城| 晴隆| 广南| 温县| 沾化| 湖州| 辽阳县| 花垣| 台儿庄| 大方| 盖州| 筠连| 揭阳| 高州| 沧县| 余江| 余干| 思南| 兰西| 天祝| 富阳| 平江| 雅江| 大安| 垫江| 开江| 金沙| 高平| 白银| 乡城| 南县| 建德| 布尔津| 彬县| 乌审旗| 无棣| 吉水| 瑞昌| 兴安| 砀山| 林芝镇| 天山天池| 桓台| 建昌| 全椒| 洞头| 西藏| 吉首| 山阴| 新竹县| 明溪| 宣汉| 礼县| 珠海| 从化| 兰州| 雁山| 崇信| 广德| 五华| 洱源| 原阳| 岷县| 临泉| 波密| 清镇| 河津| 鄂州| 吴堡| 广河| 容县| 翠峦| 林芝镇| 师宗| 嘉兴| 凯里| 萨迦| 馆陶| 鹤岗| 饶阳| 峨眉山| 沅陵| 兰考| 永善| 安西| 吉木萨尔| 永仁| 富阳| 新宾| 泾县| 新邵| 长寿| 南通| 万源| 鹤山| 静宁| 嘉禾| 巴青| 桑植| 宜良| 攸县| 古田| 施甸| 徽州| 密山| 邹城| 安康| 正镶白旗| 盘山| 绵阳| 昌宁| 道真| 伊宁市| 弋阳| 云安| 栖霞| 泰宁| 丰顺| 嵊州| 高安| 抚州| 孟连| 雅安| 乡宁| 新都| 岳池| 盐边| 承德县| 景德镇| 革吉| 双江| 冷水江| 安远| 敦煌| 崇州| 房山| 鄂州| 宁河| 叶城| 无为| 东方| 包头| 特克斯| 杂多| 波密| 延津| 巩留| 眉山| 焦作| 高邑| 甘孜| 松阳| 安泽| 烟台| 辽宁| 大同县| 明水| 渭源| 潮州| 曹县| 长顺| 分宜| 涿鹿| 灌阳| 包头| 察布查尔| 二道江| 钟山| 万年| 桂东| 吴江| 刚察| 乌恰| 杭锦旗| 岳阳县| 平度| 林芝县| 奉新| 嘉兴| 开平| 泸西| 威尼斯人游戏赌场
  • >>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章节试读

    过年在家的这几天,范梓诺尽情地享受着被窝给自己带来的温暖。几乎每天早上都得在家睡到十点多才开始起床。起床以后也没什么事干,便会对近几年的市场进行研究。争取在开始上班之后就着手进行市场调查,这样便可以尽快制定出新的保险种类了。
    然而今天似乎由不得她了。
    一大早就被母亲大人给从床上拉了出来,然后便是被催着换衣服,洗漱,化妆,尽管范梓诺十二分的不情愿,也不行。因为母亲大人已经下了死命令了,必须去相亲!
    相亲这事儿,范梓诺知道,一定会经历的,毕竟自己已经步入了大龄剩女的行列了,早点习惯就好,反正范梓诺自己也不觉得能靠相亲就找到一个真爱。何况如今的自己再去谈真爱什么的太幼稚了,现实已经将那个天真浪漫的范梓诺打磨成了不再将爱情看得那么重要的人了。
    今天的范梓诺深蓝色呢绒风衣,下身是牛仔裤和筒靴。散着披肩的长发,知性又饱含韵味。
    对方约在一家咖啡馆里,范梓诺被母亲大人半推着坐进了出租车里。
    “好好和对方聊聊,别没有耐心,知道没有?”范妈妈站在车外嘱咐道。
    “知道啦。你赶紧回去吧,外面冷着呢。”
    之前也听过不少关于相亲的段子,都是一些奇葩之人做的奇葩之事。范梓诺只希望对方是个正常的人就可以了。
    ——
    冬日的阳光还是很温暖的,范梓诺坐在咖啡馆里,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了木制的桌面上,桌子似乎也在太阳的照射下散发出淡淡的木香。
    木香混着咖啡香,让范梓诺只想安安静静地享受这样美好的午间。然而这样的美好却被坐在对面一直喋喋不休的相亲对像给打破了。
    对方学历倒是挺不错的,某大的研究生,典型的工科男,戴着方方正正的眼镜,衣着也很朴实得体,对自己的专业热爱到了极致。从见面到现在,几乎都在介绍着自己研究的领域。虽说范梓诺自己也属于理科类的学生,但是对于那些什么机电啊,工图啊什么的,实在兴趣不大啊。
    范梓诺内心是崩溃的,只能以点头微笑回应着。
    范梓诺低着头,慵懒地用勺子搅拌着自己身前的咖啡。然而太阳那温暖的吸引力似乎比这眼前人的吸引力更大一些,再加上店里面打着熏人的暖气,不禁让范梓诺有些贪睡的感觉。
    ……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小时,终于要结束这次约会了,然而对方的结束语却让范梓诺心跳漏了几拍。
    “我觉得范小姐很符合我的择偶要求,不知道范小姐是否同意我们以后继续见面,或者约会看看电影什么的呢?”工科男很礼貌地问道。
    “呃……”范梓诺有些迟疑,思考了片刻回复道:“张先生,不好意思,我觉得我现在可能还不打算谈恋爱,今天来和你见面主要是家母实在是替我着急,所以……”
    范梓诺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张辰,本以为他会很生气,但是没想到,他倒是挺坦然的。
    爽朗地笑了几声后,说道:“我果真没看错人,刚开始只觉得你是那种饱读诗书很有韵味的女人,而在交谈的过程中也确实证实了这一点。”
    “谢谢夸奖。”范梓诺含笑回道。
    “但后来,就渐渐发觉你也是个性情中人。属于有话直说的那种,所以我才会提出想和你进一步发展的可能。”张辰双手交握地放在膝盖上。
    范梓诺将散落在肩前的几缕发丝拨到肩后,开玩笑地说:“也许股子里是男儿本色。”
    张辰也笑了笑,说:“那既然你现在还不想谈恋爱,我也不强人所难了。如果以后还有这个意愿,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范梓诺笑不露齿,低眉看着眼前的咖啡。
    “那我先走了。”
    “好。”范梓诺抬头与张辰对视。
    张辰走后,范梓诺坐在那里没有动。因为终于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地享受这让人的身心都变得慵懒的阳光了。
    爱情,嗯,曾经的范梓诺也觉得它是生命中的不可或缺。她从来不觉得爱情是奢侈品,她觉得它应该是生命中的必需品。因为那个时候……有他在。
    而当自己的生活中不再有他的身影的时候,那种茫然,那种无力感,深深地将自己包裹住,然后自己就好似被抛进了大海之中,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直至坠入那最深最黑暗之处,才发觉,自己再怎么堕落他都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了。
    在自己逐渐变得清醒的过程中,范梓诺想通了很多很多。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而爱情中的不如意更是每对情侣都会遭遇的,只是大小的问题而已。
    所以从那以后,范梓诺承认,爱情并非是自己生活的必需品,也不是奢侈品。它就是一个男人与女人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没有必要去可以的追寻,或者是可以的躲避。所以爱情来了就坦然接受,若是未来之时,就好好的过好自己的人生。
    范梓诺端起咖啡,低头微抿了一口。目光如潭水般寂静。
    这家咖啡馆是概念咖啡馆,每一桌上都有一排书籍摆放在一旁,可供人阅读。范梓诺从中挑了一本看了起来。
    小店里面舒缓轻松的音乐随着文字流入心里,真是一番冬日的温暖享受。
    正当范梓诺沉浸在文字中时,一道阴影缓慢地将书上的文字一行一行地吞噬。显然有人在自己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范梓诺本以为是哪个老同学看见了自己然后进来打招呼的,谁知,抬头却让范梓诺的脑袋转了又转,因为哪怕是给她爱因斯坦那样的想象力,她也绝对不会想到,宋慕铭此刻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宋……宋总!您怎么在这儿?!”范梓诺看着端坐在自己面前的宋慕铭,今天的宋慕铭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羊绒衫,灰色高领,却将他那精瘦挺拔的身体隐隐约约浮现了出来。范梓诺收回自己大胆的目光,露出职业的笑容。
    宋慕铭笑了笑,手指指了指自己斜对面的桌子。
    范梓诺回头看了过去,只见那个原木小桌子上正有一本书摊开着。热腾腾的咖啡正冒着丝缕的白雾,椅背上挂着深褐色的呢绒风衣。
    原来是早就在此多时了啊~~~
    范梓诺回过头来,笑着问:“宋总您是皋城人?”
    宋慕铭挑了挑眉,目光瞬间变得清亮了些,似乎没有想到范梓诺会这么问。“你怎么会这么想?”
    “很简单啊。一般来这里喝咖啡的,大部分都是本地人。何况现在大过年的,总不会是出差顺道来这里喝咖啡了吧。”范梓诺双肘撑在桌子上,微笑着回道。
    “不错,看来你的逻辑思维很强。”宋慕铭看着范梓诺说。
    范梓诺端起咖啡,笑着说:“谢谢夸奖!”
    “刚刚看见你似乎在和朋友聊天,就没冒犯直接打招呼。”宋慕铭随意地靠着椅背。
    范梓诺笑了笑,只轻声嗯了一下,心里却知道,只怕是刚刚他已经听到了自己和那个理工男的对话了,也肯定知道自己在相亲了。可是相亲怎么了,很丢脸吗?有必要说得这么委婉吗?
    范梓诺并不想和自己的上司聊太多的私人问题,直接转移话题:“宋总,最近在家里我有上网找一些资料,发现4S店这块是一个大蛋糕。而且目前南市还没有多少家公司进入这块领域,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先下手为强!”
    宋慕铭知道眼前的这个聪明的女人是在转移话题,嘴角略微的勾了勾,然后收起略带玩味的眼神,仔细听着她的分析。
    “你继续说。”
    范梓诺看宋慕铭略带鼓励的语气,继续说了下去:“如今的4S店发展十分迅速,在南市几乎已经有近六十几家店面了,而且是各种品牌的车都有。既然这样,我们为何不与4S店签订合约,就是将我们公司入驻4S店,这样每一位客户购车成功后,就可以立即让他们购买我们公司的保险,这样既减少了客户的麻烦,也减少了我们找客户资源的时间,而且我们还可以保留这些客户的资料,来年再续保。可以说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这只是我初步的设想,如果要真正实施的话,我觉得最好还是再进行一下市场调查比较稳妥。”范梓诺很认真地将最近几天自己的总结报告给了宋慕铭。
    宋慕铭深邃眸子一直看着范梓诺,似乎在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行性。放在桌子上的手指轻点这桌面,范梓诺知道,此刻宋慕铭的大脑一定在飞快地运转着,他可能思考得比自己更加全面,更加深入。
    范梓诺等待着他的答复,内心也稍稍有些紧张,因为毕竟老大的心思自己现在还是摸不准的,但又真的希望可以帮助他新的一年里让公司走上辉煌。
    宋慕铭原本沉思的眸子抬了起来,悠缓的嗓音似乎从远处飘来:“你可以继续进行调查,假期里面每天向我汇报进度,如果准备充分了,上班以后就可以着手开始与各个4S店协商了。”
    也就是说,同意了?!
    范梓诺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好似小学那时宣誓一样,眼睛似乎透着亮光,对宋慕铭道:保证完成任务。
    再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后,范梓诺觉得可以打道回府了,谁知宋慕铭竟然主动提出送自己一程。既然有顺风车,范梓诺从来就是来者不拒的。

    猜你喜欢